鼻咽癌治愈率 中国鼻咽癌疗法可能成为国际治疗标准 -

2017年05月29日14:23 编辑:传奇养生网

马骏教授在为病人检查。

中山大学附属肿瘤医院马骏团队的研究成果写入美国教科书 成美欧指南

在日前公布的2015年国家科技进步奖名单中,有一支获奖团队显得有些特别:中山大学附属肿瘤医院常务副院长马骏教授所率领的团队,凭借在鼻咽癌临床治疗中持续十多年的创新研究,继2009年荣获国家科技进步二等奖之后,时隔六年以“鼻咽癌诊疗关键策略研究与应用”项目再获殊荣。据了解,同一支团队在国家科技奖的评选中“梅开二度”,不仅在广东省,在全国都非常少见。

“希望病人能获得最精准的治疗”

在采访中,马骏特意向十多年来参与研究的上万名鼻咽癌病人致谢。作为一名临床医生,他从事科研的最初动力是“希望每一个病人都能获得最精准的治疗,少受痛苦”。

广州日报:肿瘤病人最害怕听到医生说“转移”。根据您的团队的研究成果,您为什么不鼓励鼻咽癌病人都做PET-CT检查,看肿瘤有没有扩散?

马骏:肿瘤扩散是一个多步骤、多因素的过程,解决它的关键在于针对性的个体化治疗。治疗前肿瘤有没有出现扩散,治疗方法是截然不同的。PET-CT发现癌细胞扩散的确很敏感,美国指南也推荐所有病人都接受PET-CT检查。但是它太贵了,每次做都要花费近万元,病人负担不起,而且不是所有医院都能买得起这么昂贵的检查设备,我们国家不能照搬发达国家的做法。

我们团队的麦海强教授通过对580个病人的研究发现,只有大约30%的高危病人,才容易发生癌细胞扩散。如果在这部分高危病人中选择性做PET-CT检查,不会降低诊断的准确性,却大幅降低了经济成本,有利于优化配置医疗资源,而且还部分缓解了“看病难”和“看病贵”。国际权威的《临床肿瘤学》杂志副主编Mark Levine教授在发表我们的论文的同时,特别发表评论,认为我们的研究思路对其他发展中国家具有重要示范作用。

广州日报:如果是治疗前没有发现扩散的鼻咽癌病人,治疗后还会发生扩散吗?

马骏:即使是治疗前没有发现肿瘤扩散的病人,接受相同的治疗,75%可以治愈,另外25%的病人却会发生扩散。这说明用传统的分期,将肿瘤分为早期和晚期,准确性低,不能反映个体差异。我们进一步研究发现,身体内小分子RNA(miRNA)有异常的病人在治疗后扩散率高,在此基础上,我们将miRNA和传统的分期结合,把肿瘤扩散的预测准确性提高了9%,为个体化治疗奠定了基础。目前,这个技术还在实验室阶段,但是随着技术的进步,今后有望应用到临床,病人可能只需要花费800元左右,就能癫痫几年不犯病突然想犯病咋回事够做这个检查。

鼻咽癌治疗我国走在世界前列

全世界超过40%的鼻咽癌聚集在中国,尤以广东地区最多。鼻咽癌因而得名“广东瘤”。目前,我国的癌症研究仍然落后于欧美等发达国家,在大部分癌症中,我国医生都是遵循国外的指南,仅有少数的研究能做到“局部突围”。然而,在鼻咽癌这个癌种中,我国学者已经走在了世界的前列。

广州日报记者昨天获悉,迄今,马骏团队共有16项研究成果被写入美国权威教科书《放射肿瘤学原理与实践》。6项研究成果被美国、欧洲和加拿大的指南采纳,在全世界推广应用。其中,国际上最权威的癌症治疗指南――美国国家癌症综合网络(NCCN)指南――共采纳了15项来自中国大陆的研究,其中鼻咽癌4项,肺癌3项,肝癌3项,食道癌、淋巴瘤各2项,白血病1项。鼻咽癌的4项研究均来自马骏团队的研究成果。

2015年,中大附属肿瘤医院收治鼻咽癌病例3438例,是国际上收治鼻咽癌患者最多的机构。病人来自全国31个省市自治区,跻身世界一流的鼻咽癌诊治中心之列。

美国和欧洲已采用我国研究成果

放射治疗简称放疗,是国际公认的鼻咽癌主要治疗方法,它是利用加速器产生的射线,从体外射入,杀灭肿瘤。晚期鼻咽癌患者要不要在放疗结束后再打化疗?这是长期困扰医生和病人的疑问。自1998年开始,美国指南推荐所有中晚期鼻咽癌患者接受辅助化疗,也就是做完放疗后再打三个疗程的化疗,这一方案成为国际上通用的标准。

然而,在鼻咽癌诊疗一线奋战二十多年的马骏,发现使用这一方案,病人遭受很多痛苦,效果却并不理想。从2003年开始,马骏团队开展了一项大型临床研究,发现辅助化疗不能提高鼻咽癌的疗效。相反,在接受辅助化疗的鼻咽癌病人中,近一半会发生严重呕吐等毒副作用。这一研究历时将近10年,于2012年发表于国际权威的学术期刊《柳叶刀・肿瘤》。

“这至少明确说明,标准的辅助化疗并不能给中国鼻咽癌患者带来好处,当然这个差别还可能与人种、放疗技术的进步有关”。

马骏指出,根据这一研究,晚期鼻咽癌病人可以避免辅助化疗带来的痛苦,节省治疗费用一万多元,减少三个月的治疗时间。目前美国和欧洲的指南已经采用这一研究成果,既能使病人躲过不必要的治疗,又避免了医疗资源的浪费。

勾绘“危险地形图”减少放疗毒副作用

鼻咽周围有大脑、眼球和耳朵等许多重要的器官,传统的放射治疗范围并不合理,导致正常组织容易受到株连,疗效差,毒副反应很大。很长一段时间内,只有约60%的中晚期鼻咽癌病人能存活超5年,且治疗后的放射性脑坏死等后遗症发生率高,严重影响着病人的生活质量。<贵阳癫痫病怎么治,中医这招很管用/p>

马骏团队通过分析数千例病人的资料,绘制了鼻咽癌扩散的“危险地形图”,将鼻咽癌扩散范围分为高危、中危和低危三个区域,根据癌细胞扩散危险度的不同,调整放射治疗的范围和强度,既精准杀灭癌细胞,又保护了正常组织。

该团队联合美国、新加坡和中国香港的专家,统一规定了鼻咽癌放疗需要保护大脑、眼睛和耳朵等33个正常器官,一一界定了这些器官的安全范围,在国际上首次提出了鼻咽癌正常器官的保护标准,在不增加肿瘤复发的同时,最大限度地减少毒副作用。研究发表在放射治疗领域首屈一指的著名期刊《放射治疗与肿瘤学》。

中山大学肿瘤防治中心通过采用新的调强放疗技术,将鼻咽癌病人的生存率提高了10个百分点,达到80%以上,放射性脑坏死等严重后遗症的发生率降低了24个百分点,降至44%,极大地提高了病人的生活质量。

马骏论文:

Zhang L, Tang LQ, Chen QY, Liu H, Guo SS, Liu LT, Guo L, Mo HY, Zhao C, Guo X, Cao KJ, Qian CN, Zeng MS, Shao JY, Sun Y, Ma J, Hong MH, Mai HQ.Plasma Epstein-Barr viral DNA complements TNM classification ofnasopharyngeal carcinomain the era of intensity-modulated radiotherapy.Oncotarget. 2015 Dec 24. doi: 10.18632/oncotarget.6754

Zhang LL, Wang XJ, Zhou GQ, Tang LL, Lin AH, Ma J, Sun Y.Dose-volume relationships for moderate or severe neck muscle atrophy after intensity-modulated radiotherapy in patients withnasopharyngeal carcinoma.Sci Rep. 2015 Dec 18;5:18415. doi: 10.1038/srep18415.


Zhang MX, Li J, Shen GP, Zou X, Xu JJ, Jiang R, You R, Hua YJ, Sun Y, Ma J, Hong MH, Chen MY.Intensity-modulated radiotherapy prolongs t癫痫病的治疗费用贵吗he survival of patients withnasopharyngeal carcinomacompared with conventional two-dimensional radiotherapy: A 10-year experience with a large cohort and long follow-up.Eur J Cancer. 2015 Nov;51:2587-95.


Tang LL, Chen L, Mao YP, Li WF, Sun Y, Liu LZ, Lin AH, Mai HQ, Shao JY, Li L, Ma J.Comparison of the treatment outcomes of intensity-modulated radiotherapy and two-dimensional conventional radiotherapy innasopharyngeal carcinomapatients with parapharyngeal space extension.Radiother Oncol. 2015 Aug;116:167-73


You R, Zou X, Wang SL, Jiang R, Tang LQ, Zhang WD, Li L, Zhang MX, Shen GP, Guo L, Qian CN, Mai HQ, Ma J, Hong MH, Chen MY.New surgical staging system for patients with recurrentnasopharyngeal carcinomabased on the AJCC/UICC rTNM classification system.Eur J Cancer. 2015 Sep;51:1771-9


Blanchard P, Lee A, Marguet S, Leclercq J, Ng WT, Ma J, Chan AT, Huang PY, Benhamou E, Zhu G, Chua DT, Chen Y, Mai HQ, Kwong DL, Cheah SL, Moon J, Tung Y, Chi KH, Fountzilas G, Zhang L, Hui EP, Lu TX, Bourhis J, Pignon JP; MAC-NPC Collaborative Group.Chemotherapy and radiotherapy innasopha癫痫病主要不能吃什么ryngeal carcinoma: an update of the MAC-NPC meta-analysis.Lancet Oncol. 2015 Jun;16:645-55.


Liu N, Chen NY, Cui RX, Li WF, Li Y, Wei RR, Zhang MY, Sun Y, Huang BJ, Chen M, He QM, Jiang N, Chen L, Cho WC, Yun JP, Zeng J, Liu LZ, Li L, Guo Y, Wang HY, Ma J.Prognostic value of a microRNA signature innasopharyngeal carcinoma: a microRNA expression analysis.Lancet Oncol. 2012 Jun;13:633-41.


Chen L, Hu CS, Chen XZ, Hu GQ, Cheng ZB, Sun Y, Li WX, Chen YY, Xie FY, Liang SB, Chen Y, Xu TT, Li B, Long GX, Wang SY, Zheng BM, Guo Y, Sun Y, Mao YP, Tang LL, Chen YM, Liu MZ, Ma J.Concurrent chemoradiotherapy plus adjuvant chemotherapy versus concurrent chemoradiotherapy alone in patients with locoregionally advancednasopharyngeal carcinoma: a phase 3 multicentre randomised controlled trial.Lancet Oncol. 2012 Feb;13:163-71.


Chua DT, Ma J, Sham JS, Mai HQ, Choy DT, Hong MH, Lu TX, Min HQ.Long-term survival after cisplatin-based induction chemotherapy and radiotherapy fornasopharyngeal carcinoma: a pooled data analysis of two phase III trials.J Clin Oncol. 2005 Feb 20;23:1118-24